乳癌的荷爾蒙治療
 

遠東聯合診所 外科

張金堅 教授

 

 

早在西元1889年,Dr. Schinzinger就建議利用雙側卵巢切除來治療晚期乳癌病人,及至1896年,Dr. George Thomas beaton 在兩位乳癌再發及一位晚期乳癌病人施行雙側卵巢切除而有著效,然而當時並未具備完整之內分泌知識,所以並不被普遍接受,及至1940年,Dr. Huggins切除一位轉移性前列腺癌病患之睪丸而有療效,他同時也主張雙側卵巢切除對停經前晚期乳癌婦女確實有效,自此開啟了使用荷爾蒙治療癌症之新世紀,Dr. Huggins因而獲得諾貝爾獎金。到1971年,Dr. Jenson Dr. McGuire成功地決定乳癌組織內有「雌激素接受體(ER)」及「黃體素接受體(PR)」之觀念及定量方法,而且證明接受體陽性者,對荷爾蒙治療有百分之七十至八十之療效,使乳癌之荷爾蒙治療更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目前乳癌之荷爾蒙治療有兩大策略,第一種就是阻斷雌激素與雌激素受體之結合,此種策略對於停經前後之婦女均適用,目前最廣被採用為泰莫西芬(Tamxifene),此藥起先是為了避孕,但後來發現並不理想,倒是在1970Dr. Cole發現其對乳癌治療極具療效,至今已在臨床上使用超過三十年,其可使用於轉移性乳癌之治療,亦可用於手術後之輔助治療,目前已證實,五年為最佳療程。但有少許病人會出現熱潮紅、心悸、陰道乾燥或不正常出血及增加中風或增加血栓性疾病之機率,有時有子宮內膜肥厚現象,另有極少數病人會有子宮內膜癌發生之可能。正因為有上數之少許副作用,加上近年來諸多學者認為泰莫西芬使用五年後漸有抗藥性,所以從1990年起開始對停經後婦女,使用芳香酶抑制劑,包括固醇類的Exemestane及非固醇類的Anastrazole Letrazloe,一般而言,停經後婦女,卵巢退化不再產生雌激素,在腎上腺生成的雄性激素藉由體內之肌肉、脂肪、皮膚及肝臟中之芳香酶轉換成雌激素,而使乳癌細胞增生成長,而這三種芳香酶抑制劑,可抑制雄激素轉換成雌激素,而終止乳癌之成長以達到療效,目前國內外專家均認為芳香酶抑制劑可在傳統荷爾蒙拮抗劑(泰莫西芬)治療二至三年或五年後繼續使用,以減少復發率及另側發生乳癌之機率,對於一些已有血栓形成之高危險群或已有子宮內膜癌、中風、過度肥胖、有高血壓、糖尿病史或子宮內膜肥厚者,術後亦可馬上考慮使用此藥。此三種抑制劑亦有不同副作用,也是要小心使用,像非類固醇之Anastrazole Letrazole長期使用可能容易導致骨骼或肌肉酸痛,甚至骨質疏鬆或骨折之現象,而固醇類之Exemestane 可能導致體內水分滯留現象。

至於乳癌荷爾蒙治療之第二種策略,就是降低身體中雌激素之生成,停經前之婦女乃由腦部下視丘分泌「性腺激素釋放素」(LHRH)刺激腦下垂體分泌「性線激素」(LH FSH),再刺激卵巢而生成雌激素(estrogen),因此將雙側卵巢切除,或注射「類性腺激素釋放素」(LHRH agonist),使腦下垂體在短時間內釋放出所有之「性腺激素」,而使腦下垂腺體呈現衰竭狀況而無法進一步再分泌「性腺激素」,因此無法刺激卵巢合成雌激素,以達到療效。至於停經後婦女,則如上述使用芳香酶抑制劑,使腎上腺生成之雄性激素無法轉換為雌激素,此亦是降低體內雌激素含量之一種策略。

總之,如上所述之乳癌病人之荷爾蒙治療,到目前已有各種選擇,其作用機轉不盡相同,各有其優缺點,醫師會依據個人之病情、荷爾蒙接受體有無及有無停經等狀況,選用不同方式之療法,而且其副作用確實較化療少很多,不失為乳癌病人在治療過程中之重要選擇,但切記,不要執著一定選用一成不變的荷爾蒙療法或誤信較貴就是有效之迷思,一切配合專科醫師之處理與建議才是上策。

 

遠東聯合診所
 地址:台北市中正區永綏街8-14號    電話:(02)2311-1525    傳真:(02)2371-5295
人工預約掛號專線:(02)2314-6789
(中午12:00~12:30休息)
電話語音掛號專線:(02)2388-0987